罗葵葵

相见不如怀念,想见却不是不如怀念的。

昨天潇潇洒洒地剪掉了陪伴我两年的及腰长发,剪头发瞬间有丝丝快感。

大概是长发太久,适应了累赘的感觉。

年月渐长,偶尔想起最初的路成群结队。

每次放假回来都好想走一走海边街,

从头至尾有路灯相伴海风拂面的路。

机会不见增。

好像也只有这一个,说到做到的人。

表里不一的,心口如一的,两种不太相同的人。

最后由癣疥之疾,酿成心腹之患。

陪我走这盘棋的人在远方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