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葵葵

相见不如怀念,想见却不是不如怀念的。

今天回家的路上遇见院子里的猫,阿白。

阿白是大白的孩子,很怕生,每次一靠近它,它总是一副“她要吃了我”的表情。

每次见到他我都只能放慢脚步,像小偷一样蹑手蹑脚地经过,生怕他不高兴。

可是,阿白的妈妈却很不一样。

大白也是一身白色,大概是因为在江湖中摸爬滚打太久,纯白都变成了米白。

她是猫妈妈,或者猫奶奶,院子里猫咪中元老级的人物。

大白是肚子有一块粉红色的印记,大概是在年轻时和其他猫抢吃的,吃的太急,肚子沾上了什么褪色的东西。她总是不紧不慢,如果说医生家的猫是贵气一身的美妇人,大白应该是射雕英雄传里的洪七公。

咦……好像我发的是阿白的照片,却一直在讲大白。

不过,阿白明显是不经世事的小王子,但骨子里也流着大白的影子,今天他好像没有很怕人了。

趴在摩托车上,看院子里的小孩追逐。

猫一直都这样,我竟然已经过了这样的时候。


评论

热度(4)